标签归档:{草樣。}

my word.

                      谢谢这一年陪我每一秒。

  最近睡觉老是习惯戴着手表 因为害怕半夜醒来无聊。
  突然发现清醒二字的含义不仅是停留在冷静的思考 还更多的倾向于零界的半醒半梦间。
  用力的想念 你会发现 或许零界的时刻 所有复杂的问题都变得简单而容易处理 like or hate?yes or no? 决定都变得很好做!
  可能只适用于某些人吧。自留自私和一厢情愿的人 喜换这样的解决方式。 

 
  过多得涉入现实 会让生活失去美感。 
  一个例子,法律专业毕业 摆在面前两个选择 赚10万一年养猪 赚2000一月事务所打杂。(你选啥?) 
  所以 人的存在 生活的存在 都是矛盾,至少看来“共产主义”是种人类预见的,解决此矛盾的唯一途径。 
  在我看来,不敢像用生命游历天涯的洒脱之人 也不想像老黄牛一般按照社会默认随机给的任务 
  牢骚牢骚下,人情味三字 的确还是真难拼,美感二字 的确还是真难凑。 
  怎样过完唯一的这一次机会 that is a question。但应该比to be or not to be来得简单吧。 

我。

你是谁?
我是你
我?
10岁的你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看我自己 长大以后有没有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我》
既然不寻找 就无需嫉妒

嘿!我要走了。。。

曾经有个时候。。。刚冲完冷水头,骑着飞车去上学,还与路边的同学打声招呼,风吹乱糟糟的头发。以为是帅气。。潇洒。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爱带着傻。
可突然,又怀念起这样的感觉,这样的自我随性。
好多人说我依旧像个孩子,还拥有嘻嘻哈哈的年轻活力。仍然会有被保安当成高中生的机会。我笑笑。。。
妈妈说,百日抓阄的时候,看着一大堆东西,我什么也没要。
妈妈说,呀呀学语的时候,在她怀里,我含含糊糊地说,以后要爬到月亮上去找小白兔。
爸爸说,骑着儿童车地时候,拉着他的手,兴奋地看着落日说,我要骑到太阳那个地方去。
爸爸说,接我小学放学的时候,坐在他的脚踏车后面,一本正经地喊,我要当科学家。
爸爸妈妈还说,你永远就这么点大。
我突然发现,我都已经走远了。。。朝着月亮 太阳科学家在走。嘿!
让这世界的风,跟着我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