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手绘。}

我回来了。

今天一小朋友跟我讲,再不写博都要周年了。
年纪大了,好像的确没太多心思去矫情了。
不仅是我,催人老的弦都被这春雷声拨弄轮回。
不仅是你,我也看着那些阙歌一路走来,可现在她们都去到哪里,真想知晓。
goodreader,就这么突然的被宣布在7月1号结束他的生命。
你。你。你。永远无法了解那些个加粗字体伴着(1)
悲欢离合大抵如此 虽然这改变的都是偏执。
执笔在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一种可贵的品质。
怀念那个想你就写信的岁月,没有油嘴滑舌。

forget me

从来就不是可以当机立断的人,因为担心作了错误的决定,多番的顾虑总是打断决定的信心。缺乏冲动的行动力。转机在握在谁的手里?

本命。

都忘记上一个本命年有哪些事情可以记起了,只是依稀似梦境中一般,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金店,买金饰。因为我和她连在一起,同是本命。十二年一个轮回,这样的计数方式让人猝不及防,像背上厚重的行李,得化上很长的时间来梳理消化。

30号才回家,一到家,妈妈给了条金手链还绑了红绳,想是说本命平平安安。反倒我却有一种很安然的感觉,2011辛卯年 让我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在新年的第一天,希望自己能够幸福健康~我的妈妈 爷爷 奶奶 三只兔子也都能够健康平安~

珍惜,虔诚,每一个十二年。

Brithday.


Today is my brithday.
也许我到现在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因为我会说我愿意。
我开始相信那些不能冠名的力量
有那么条看似蜿蜒的心路。
对我来说 满是憧憬。

colorlife


这是种很奇妙味道
喜欢等待 喜欢东升西落的昼夜
变得担心和猜疑
在生活的那一端
忽然有一天失去辨别色彩的能力
不知道还会否依然被认出跳跃的心脏。

 

我不想用点线面来压抑自己的情绪
被迫到无可救药
那些那些哪些的重要
是真的 我都不信。

末夏。


忽然有这么一天
连你都认不出喜怒哀乐的畅快
变得机械和不带声色
冷得需要这样。

满池粉莲的季节偷溜去了芬芳
罹难成相片底的锋利惆怅
你学会了用轻蔑的并吞

惯用留白处来描绘出虔诚的祷告
我以为你应该会以为我应该知道你的去向
笔直的骄傲和软弱的矜持

枯夏的雨 痛快和饱满的离愁
带着笑意 等待凋零的秋叶
最终的美好 只属于过去

需要狂热来填饱饥饿的憧憬
变成盛气凌人的姿态
不担心 不害怕

偷吻你的眉宇
借你割腕的冰冷刀片
来划破肤浅和淡然

影中
依然纤纤手执画眉笔
抚捋青丝 咽泪装欢

海角天光。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指甲越长越慢了。

很惶恐 缺得假装很平静的拟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  喜欢食言 喜欢不守信

却是害怕实现就会变得没有期望。

依旧不喜欢甜食 不安的味道 令人焦躁。

渐渐相信 这世间的事 若稍不留心去记 便会再无踪迹可寻。

脚踝内侧肿得馒头一般 多久没因为打篮球还崴脚 上一次应该还是高中的时候

却突然觉得欣喜 亦然能投入到激烈的碰撞 而无感于疼痛。

花很久的时间想一个问题 打字和手写这两种文字出现的形式对于我的概念

好比旅行和流浪 是不是有一个想去到的地方。

好像已经习惯了现在这样的生活 不悲观也没有乐观

全部就像路途中的车流 跟着规定的曲线去流动

不追求得到 也不害怕失去。

知道我为什么要有艺海拾贝这个角落吗

对于我这样喜好不定的人来说 

只有你可以唯有你可以 让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来表达我发自内心的恋和爱。

毕业马上满一年了 在这个夏即将到来的时刻

我开始很庆幸 我的毕业论文写的是顾城

让我的大学以一个童话诗词般结束。

有一个订阅了将近两年的博客

虽不识博主 但却因为她的文字 因为那份淡然的萦语

可惜她用密码锁上了窗口

失落 因为也许某一日 再次能访问到的时候 有太多的故事需要去体会。

也许一点都没有错

希望与海角天光  需要典当我的执着才能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