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手绘。}

崇拜


    我不知道岁月啊,历练啊,蜕变啊,会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奇迹,把我变成我所想变成的那个人。不过那又怎么样了呢。我太珍惜想要变成的那个人,我要把他放在心里。毕竟人生需要的苛求还有那么多 你不能总想着要成为个什么。
    那好吧,要走走,要留留,要睡睡,要吃吃,顺颂时祺。

吹弹可破。

我要给自己写一个故事,加上一个批朔迷离的结局。

其实在我的内心,一直信奉一个执念,我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是万人向前的支柱,用我谱写的乐章,念我书下的信念。

所以你们永远不了解我是怎养一个剔透的我。

有时,在想,其实我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怪人,至今还一直用着“清澈”“温暖”这样的词眼去寻找我爱的人。

无端臆梦

         

其实,我们都在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目标,明明每天的无所事事,明明拖沓的生活习惯,也无法阻挡本能的前进。

想想,每每在停顿下来的时候,就是一个矫情无比的人,就像白日梦里,同喜欢的每一个人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不曾有分离。

这么多年,忽然在你的不经意间,就到达而立之年,凡事也会懂了些分寸,不凑巧与故意,我就要我永远想我,永远像我这般想我,永远在彼此记忆里不受纷扰侵蚀、青葱美好、日久愈新。

停在那片蓝

有一种体验:夏日的午后,睡眠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无法彻底的醒来,总是挣扎在很无力的边缘。这好似现在的状态,本性一直阻碍着你,你却无法赶走他宏。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心里太荒芜了,也不对,反正就是从未饱满过,要么就好言之称为单纯吧。但回眸一想,这个世界容不得单纯,但凡纯粹都得死,好吧~纠结死我好了! 
 
从小到大,对梦的热忱远甚于读书,梦的最大优势是文字和影像无可比拟的身临其境感。黑暗的夜里,摘去眼镜,听着这个季节特有的猫儿发情声入梦。晚安,原谅我的蓝。

童言无忌。

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这一路上,花自然会开放——泰戈尔

看到这样的文字,突然觉得,你的意义不是终点,也不是路途中耳闻心念的旋律。

感觉这个东西,很奇妙,因为一个场景,因为一缕情绪,也因为一个同样的温度,抑或是一个存放了几个世纪的电暖器。

开始会害怕记忆力、头发、弹跳力、耐力;也开始困惑哪些过错、沉重、去哪儿。但好像还没有到需要抱着忏悔的心漂流吧。

今天是2013的最后一天,其实你让我回忆总结这一年的话,我能说上口的就是,我很喜欢你,这365个煮雨成秋的梦话。

其实,我一直知道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都没有与这世界背离,就像这冬夜,被风吹亮的雪花,把悲伤放得无限大。

原谅我的童言无忌,那些荒唐的以为。

碎玉是不是比玉石更美?美在心碎。而有些东西的意义,是在于失去。

对吧?求之不得,求之而不得。于是,我相信陌生的久别重逢,这样才叫做相遇。

有时候想想,我们在回忆同一件事时大有歧义,记忆说到底是私人、情绪化的主观事实。

现在,仿似根本没有能力去写一个逻辑的,成篇的文章,告诉自己,那些太倦人的繁琐,是折磨。

我去打开灯,让呼出的白雾,分享这会的情绪,我好想你,你是谁呢?让我踮起脚来思念。你却始终站在我身边的平行线。

原谅我不怀念过去,那些被踩过的时光,随着梦境睡去而渺无音讯吧。

明天,我依旧是你的英雄。

小雪


有时候觉得生活被损坏了,七零八落。

万事似乎只有一个世人公认的漂亮目的,个人的萧索心态却万不可细细说。
其实怎样也不过是抱怨而已。

顺颂时祺。


秋风一天比一天紧,吹的门外的大树沙沙直响,但却没有下过一场正儿八经的秋雨。 

郁达夫写他不远千里奔赴北平只是为了看一看古都的秋。我也爱秋天。 
跟自己对话是件很让人轻松的一件事情。 
有时候,身边的你我他都太过疲于伪装。 
你告诉我你心疼,我就依着你。 
你告诉我你欢喜,我就挽着你。 
 
一个人应该有能力换尿布、策划侵略、杀猪、给轮船掌舵、设计建筑物、写十四行诗、平衡收支、造墙、接骨、安慰临终之人、写菜单、发布命令、合作、独立工作、解方程、分析新问题、施肥、写电脑程序、做可口的饭菜、有效地战斗、英勇地死去。” 
很久没有看见这样喜欢的话了,读一遍心里就多了一点勇气,对生活多了一丝热情。更坚信总有一天能拥有一样东西,让我为这个相遇而感谢这个世界,伤痕累累仍心怀感激。

祝你生日快乐。

你藏在我身后
也许是被覆盖在我的阴影中
你从未出现过
又也许在我照镜子的时候
我在外面 你在里面
你像我注视着你一样注视着我
我几乎看不出你的存在
你巧妙的躲着
学我装忧郁 学我装欢笑
可是这是我们一个人的旅程
我们始终没有机会牵手旅行但谢谢你27年来的陪伴和执着
祝你生日快乐。

赠予你的那些时光

如果是你,或者不是你,在我们最美好动人的年华遇见,相知相爱。那好似我们最清澈的时光,只因相互吸引和简单的喜欢而并肩走在一起,羡煞旁人。
曾经我们共同以为所有的裆下点滴会成为那场属于我们婚礼上催人泪下的感人片段,历经铅华,被诱惑、被改变,而然留下的是不变。
最想去到的婚礼,是一场初中抑或是高中时发生的早恋,走到至今,步入殿堂。那不仅是对他们的祝福也是对自己的告慰。人生只有一次向前走的机会,所以你不得不去相信前世今生。
致此,依旧感恩上天赠予我的那些时光,仅仅是我的那些。不管旁边依偎的是你或者不是你,至少我们都曾经这样憧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