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piano

崇拜


    我不知道岁月啊,历练啊,蜕变啊,会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奇迹,把我变成我所想变成的那个人。不过那又怎么样了呢。我太珍惜想要变成的那个人,我要把他放在心里。毕竟人生需要的苛求还有那么多 你不能总想着要成为个什么。
    那好吧,要走走,要留留,要睡睡,要吃吃,顺颂时祺。

那些让我高兴的事儿

——— 秋天君
——— 苏打水
——— 一些书
——— 大片云群
——— 妈妈做的辣椒酱
——— 心里的朋友
——— 有花生、杏仁的巧克力
——— 民谣和钢琴曲
——— 看见漂亮女生
——— 收到有心意的礼物
——— 大狗飘飘
——— 洗澡
——— 好吃的炒饭
——— 我不爱的人也不爱我
——— 事情有朝着我希望的发展
——— 大海、球场

海角天光


幸福感有很多种组成的因素,但是始终你得去选择哪些比重能够让它最大化。
无意间看了星爷的美人鱼,发现这么多年来,星爷的爱情观还是那么单纯,像孩子一样。
任航之死,除了睡觉,我不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同一件事上。

夏天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一会儿梨花带雨,一会儿晚来风急,空气濡湿清洌,一头撞进风里像撞进什么人怀里。

我想停一停


其实,我应该算是一个忍耐能力非常好的人,也一直跟人标榜自己是个人格很完善的人,还擅长去给其他身边的人灌输许多有关生活的概念。我也一直为自己而努力,愈发成为一个nice man。

但是,因为一些事和一些人,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我把它解释成,每天都在拯救世界,缺拯救不了自己。

我想停一停,去思考,去发现,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我,需要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去做些什么。

所以,现在,我只有梦,懒得想。

吹弹可破。

我要给自己写一个故事,加上一个批朔迷离的结局。

其实在我的内心,一直信奉一个执念,我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是万人向前的支柱,用我谱写的乐章,念我书下的信念。

所以你们永远不了解我是怎养一个剔透的我。

有时,在想,其实我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怪人,至今还一直用着“清澈”“温暖”这样的词眼去寻找我爱的人。

无端臆梦

         

其实,我们都在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目标,明明每天的无所事事,明明拖沓的生活习惯,也无法阻挡本能的前进。

想想,每每在停顿下来的时候,就是一个矫情无比的人,就像白日梦里,同喜欢的每一个人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不曾有分离。

这么多年,忽然在你的不经意间,就到达而立之年,凡事也会懂了些分寸,不凑巧与故意,我就要我永远想我,永远像我这般想我,永远在彼此记忆里不受纷扰侵蚀、青葱美好、日久愈新。

停在那片蓝

有一种体验:夏日的午后,睡眠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无法彻底的醒来,总是挣扎在很无力的边缘。这好似现在的状态,本性一直阻碍着你,你却无法赶走他宏。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心里太荒芜了,也不对,反正就是从未饱满过,要么就好言之称为单纯吧。但回眸一想,这个世界容不得单纯,但凡纯粹都得死,好吧~纠结死我好了! 
 
从小到大,对梦的热忱远甚于读书,梦的最大优势是文字和影像无可比拟的身临其境感。黑暗的夜里,摘去眼镜,听着这个季节特有的猫儿发情声入梦。晚安,原谅我的蓝。

童言无忌。

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这一路上,花自然会开放——泰戈尔

看到这样的文字,突然觉得,你的意义不是终点,也不是路途中耳闻心念的旋律。

感觉这个东西,很奇妙,因为一个场景,因为一缕情绪,也因为一个同样的温度,抑或是一个存放了几个世纪的电暖器。

开始会害怕记忆力、头发、弹跳力、耐力;也开始困惑哪些过错、沉重、去哪儿。但好像还没有到需要抱着忏悔的心漂流吧。

今天是2013的最后一天,其实你让我回忆总结这一年的话,我能说上口的就是,我很喜欢你,这365个煮雨成秋的梦话。

其实,我一直知道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都没有与这世界背离,就像这冬夜,被风吹亮的雪花,把悲伤放得无限大。

原谅我的童言无忌,那些荒唐的以为。

碎玉是不是比玉石更美?美在心碎。而有些东西的意义,是在于失去。

对吧?求之不得,求之而不得。于是,我相信陌生的久别重逢,这样才叫做相遇。

有时候想想,我们在回忆同一件事时大有歧义,记忆说到底是私人、情绪化的主观事实。

现在,仿似根本没有能力去写一个逻辑的,成篇的文章,告诉自己,那些太倦人的繁琐,是折磨。

我去打开灯,让呼出的白雾,分享这会的情绪,我好想你,你是谁呢?让我踮起脚来思念。你却始终站在我身边的平行线。

原谅我不怀念过去,那些被踩过的时光,随着梦境睡去而渺无音讯吧。

明天,我依旧是你的英雄。